当前位置:首页 > > 热文中心

热文中心

过年的时间其实没有被浪费:时间、金钱和幸福感的考量
发表时间:2017-03-02     阅读次数:     字体:【

过年的时间其实没有被浪费:时间、金钱和幸福感的考量

我的一位经济学家朋友曾经很严肃地和我说,他最厌倦的就是中国的春节长假,十几亿人放下手中的工作,让中国巨大的经济机器停顿下来,去和自己家人过也许并不是那么开心的几天,真的值吗?

时间就是金钱”,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工业革命时期,雇主要使用时间来确定劳动,并确保它不被浪费。曾几何时,也是我们中国一个很时尚的概念,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曾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起了非常积极的推动作用。但其本质,是从经济学的角度衡量时间的;当金钱占主导位置时,时间就比所做的事情更有意义。因此,时间就胜似金钱,它虽不能流通但可以使用,更可以产生价值。

时间确实是稀缺且珍贵:不论你多富有或多贫穷,上天都很公平地把时间分配给每一个人——每人每天都只有24小时。时间不会因个体的处境有多么惨或者多伟大而变多;也不会因为个体有多邪恶而变少。因此,如何好好地分配自己的时间成为了我们一生中永远要完成的作业。心理学家发现,有效地利用工作时间创造自己和社会价值,是可以加强一个人的自尊心、成就感和意义感,对幸福感的提升也有很大的帮助

关键问题是,我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非工作时间的?


心理学家发现,从经济学角度思考时间的做法会影响人们如何度过自己的非工作时间。当时间被商品化后,这种经济利益最大化时间的角度反而可能导致浪费时间本身。例如,尽管过去50年里美国人的空闲时间增多了,但同一时间里的幸福感并没有改善,反而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主观的时间压力。中国也一样,随着生活和工作的节奏越来越快,时间变得越来越宝贵。虽然随之出现了小时工、快递、外卖等新的消费方式,但当下的人们已经不再为一幅美景停留,不再能安心享受玫瑰的芳香,似乎所有非工作时间都是金钱的流逝

时间、金钱和幸福体验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

2012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桑福德·E·德芙(Sandford E. DeVoe)教授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朱利安·豪斯(Julian House)在《实验社会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Time, money, and happiness how Does putting aprice on time affect our ability to smell the roses?》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研究了“时间就是金钱”的观点对人的幸福感的影响。他们用了三个实验来考察这一效应。

第一个实验是整个研究的基础,研究者采用的是问卷调研的方式来获取数据,要求被试回答关于他们的“预期收入和预期工作时间”等问题,部分被试被要求通过回答的数字来计算他们的单位时间预期收入——从而使被试形成对“时间-金钱”的思考。通过“前测-后测”设计让被试填写关于幸福感问卷的方式来获得被试实验前、后幸福感变化。

结果发现:在提醒被试时间的经济价值后,他们在闲暇娱乐中体会到的快乐就比平常少了不少。

这就提醒我们,开心的时候别想少了多少钱。

实验二修正了实验一的一些不足和漏洞,增加了另一组单纯控制组,并且在问卷中增加了关于被试焦虑感的测量,从而验证焦虑感在自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作用。

实验结果揭示了:正是因为时间是金钱的观念给被试带来了焦虑感,才导致被试在娱乐活动中难以得到愉悦的感受。

实验带给我们的启示:别老想自己少了多少钱。


提高一个人的工资能提高他对时间的经济价值的注意。如果这样,那么当实验组在听音乐的空闲时间里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的话,焦躁感会减弱,愉悦感会增强。于是第三次实验增加了一个补偿变量。

实验结果证明了他们的假设——增加焦躁感、减弱幸福感的原因是浪费了时间的经济价值。

实验带给我们的启示:开心还有钱是最开心的事。

他们的研究结果证明,这种“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确实会降低一个人在非工作时间里体验幸福的能力。

那么,有什么方法让我们不去焦虑非工作时间的金钱消失?换句话说,有什么不挣钱的活动也能让我们舍得去花时间?很多人的本能直觉就是——吃喝玩乐嫖赌毒。因此,有人愿意把宝贵的非工作时间花在这些满足人类的原始本能之上。还有的人,正是因为认识到这一点,而不愿意把自己非工作的时间花在这些活动上,但又不知道该花在什么活动上还能产生快乐幸福感。

积极心理学也发现,有一种时间观念可以提升我们行动的力量,使我们既愿意花时间又能产生幸福感——那就是激活人的道德意识,可以使人花更多的非工作时间在与道德相关的活动上。

非工作时间的哪些事情容易让我们产生道德意识

第一,帮助他人

有研究发现,激活被试的道德意识可以使被试愿意花时间来帮助别人,比如做义工。甚至当义工的任务是清洗尿杯和便盆等令人感到十分不愉快的事情时,相比大多数选择逃避而想通过捐钱的方式来帮助他人的被试,那些道德意识被激活的被试会愿意花更多的时间来完成义工内容,并且对该工作内容的反感指数下降。

第二,与亲人朋友在一起

人是群居生物,人有与别人感情联系的需要。独自生活的人会感到孤独,长期不和他人接触对心理健康有害,人会变得郁郁寡欢、没有干劲。中国传统文化赋予节日道德意义,比如行孝、爱国等,也会促使人们花时间在这些活动上,使心灵获得满足。

第三,做社会支持和欣赏的事情

比如,捍卫国家利益、学习、关心社会问题、参与社会公益和文化艺术活动等等,都可能是我们愿意多花时间的方面。

由此可见,可以用更多的积极心理学研究成果提醒人们正确地、清晰地认识时间价值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另外,既然时间这么稀缺珍贵,我们理应尽可能多地把非工作时间花在自己身上、花在家人身上、花在社会公益上。

因此,“时间就是金钱”可以用来指我们工作时间的价值;“时间就是生命”可以用来指我们积极心理学的时间观。而把生命的每一分钟活出意义和幸福来,不就等于延长了我们每个人的寿命?这样的事不就是很值得做吗?


 
上一篇:如何做到长时间精神专注、注意力集中地学习和工作?
下一篇:新知丨大脑的意识是猜出来的